吾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十二州歌》

吾爱看书网(52kshu.com)

首页 >> 十二州歌 () >> 五十四 是谁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52kshu.com/92152/

五十四 是谁(1/2)

世事常与愿违。

当方斐又一次满头大汗地出现在柔安面前时,她那自见到山海阁车驾后就愈加不安的心“咚”地一声落了下去。

“单掌门拿出了证明阴以宁有所隐瞒的证据。”

可能有关——这真是相当克制的说法。

事实上,目前的情况对前一段时间在众人心中刷足了好感的阴少侠很不利。

单掌门拿出的,是几个形状不规则但规律的树杈,明显被人切削过,被用作特定用途。他专门找陆八方确认过,木头上的划痕,与先前在鲤池中发现的人偶肢体中藏起的细线的划痕完全一致。

任何人听到这样的论断,都很难不猜测:这形制诡异的树杈,很有可能是牵引人偶的工具。

虽然人偶的来历和用途不明,不能确定与先前的凶案有关,更不能确定于江家有害,但阴以宁深知众人对此事的关切,又明显没有鲁钝到猜不到二者关联的地步,还藏着这样的物品,实在可疑。

对于单掌门的指控,阴以宁承认了私藏这些用途可疑的树杈的事实,但他毫不慌乱,只镇定辩解:他也是看这些树杈古怪才收集起来,之所以没贸然拿出,只因为他也没有证明其用途的凭据,为免一场虚惊,才暂且独自研究。

他一脸无愧于心,此番说辞也有些道理,旁人就算在心里嘀咕几句,嘴上却也挑不出什么明显差错。

一部分人赞同单掌门的主张,要求限制阴以宁的行动,对他展开调查;一部分人坚信阴以宁的人品,认为不可因捕风捉影而妄下决断,直怕冤枉好人;另有相当一部分人保留意见,观望事情发展。

于是,因持有相互矛盾意见的两方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江掌门陷于情理两难的困局也难以决断,芙蓉庄里的气氛,更僵了。

柔安对阴以宁观感不错,但也深知人性复杂的道理,听完方斐对当前局面的简述,对他的来意问都懒得问,只问出了她觉得蹊跷的细节:

“若这树杈真是要紧证据,当是被藏得很紧才对,单掌门又如何轻易到手呢?”

方斐咳了一声,面色古怪道:“单掌门说他对阴少侠心有疑虑,遣独子私探他的住处,从他暂作书房的侧间翻出来的。”

柔安和靳玉对视一眼。

这答案一听就所言不实。

“江庄主信了?”

方斐苦笑着叹口气,“庄主信没信我不知道,但他没追问,其他人也没提出异议,那就算是这样了罢。”

“阴少侠对此作何回应?”

方斐脸上困扰之色愈浓,苦笑都快挂不住了,“他并未追究单良私闯客院的事,反而感叹了一句‘英雄出少年’就又回去帮忙训练弟子了。世事无常,人心莫测,我看什么都如隔雾看花,什么都看不明白了。”

方斐少年天才,行事少有不周全的,但芙蓉庄毕竟不同于方府,他有心为长辈效劳也免不了处处受限,何况事态只见恶化、不见好转,纵然智商、情商出众如他,也生出些捉襟见肘之感。

柔安举起茶盏,向他一敬:“智者多虑。”

方斐又探口气,笑着端起早被牛饮得即可见底的茶水,与她“叮”地一碰,又转头看向靳玉,眼含期待。

靳玉停下正要啜饮的动作,看看方斐,又看看笑容模棱两可的柔安,无奈地也举起茶盏碰了上去。

“先说好,我这里杂事未尽,不会同你回庄的。”

方斐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我此来只为看望在寒舍落脚的贵客,作为主人,怎可劝客离去……”他说得一脸正气,状似无意地瞟了眼靳玉的表情,声调更加抑扬顿挫,“再说了,阴少侠出了这样的事,自是不能再参与庄内事务了,庄主那里正缺人用,如靳兄这般惊才绝艳的人物,回去了必定要被抓壮丁的。我于心何忍啊!”

最后一句拖长了音,直激得靳玉起了一阵鸡皮。

柔安用茶盏遮住翘起的唇角,好意出声:“单掌门的公子才干了得,堪当大任。”

方斐才向她投过去一个“你落井下石”的控诉眼神,就听一旁靳玉淡淡出声:

“天色不早,恐上山不便,你尽快回去吧。”

他说着,不动声色地端起已经空了的茶盏,看都没看表情略带哀怨的方斐一眼。

方斐哭笑不得又无话可说,就这样被他的客人端茶送走了。

###

入夜,柔安被靳玉送到卧房前,正要推门回房,却见他面色一凛看向夜空。

她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不一会就也听到一阵羽翅振动的声音,一个个头不小的黑影矫捷地乘风滑落。

“这是……鹰?”

靳玉示意鹰落在院中石桌旁,点头,“惊鸿专门训练作传递急讯之用的。”

他解下鹰爪上的封着的纸筒,一眼扫过纸上的讯息,脸色可见几分凝重。

“出事了?”

靳玉看向柔安,“惊鸿查到,惊云当初用以传讯的玉鸣虫,购自山海阁。”

###

翌日,就在柔安还在努力劝靳玉去芙蓉庄一探时,方斐又一次一身狼狈地露面了。

柔安被房门轰然掀开的声音吓了一跳,才打算委婉地挑剔一下方府主人的礼仪,就被他的形象惊得抛了将要出口的话。

“你……受伤了?”

方斐连苦笑都摆不出来了,拽了拽被撕破一角的外袍,一脸颓丧。

“你是想问我这伤怎么来的吧?”他捕捉到了柔安很快掩去的内容丰富的眼神,干笑一声,“你没猜错,

状态提示: 五十四 是谁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