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ҳС˵

ء¼

ᰮ(52kshu.com)

ҳ >> ¼ () >> 180 սʷʮţ
װѣڷʵתҳ棬ᵼ¸²ʱ޷أʵַhttps://m.52kshu.com/85527/

180 սʷʮţ(1/2)

那可盗跖!他这些在镖里走南闯北过江湖的汉子们来,沿路盗匪恨的存在,或者镖存在的意义就与他作斗争的,盗跖在江湖群盗里的地位,是祖师级也不为过了。这样的人物,这回居然败在丰润镖手上,不管是真是假,不是他们出的力,光这名声外一显摆,其他群盗得给点面子

毕竟,果蟊贼见钱眼开,真把这丰润镖局给劫了,那岂不是对天下群盗自己比盗跖还厉害?

思及此,林子总按耐不住想要大笑一场这次算遇贵人了

萧芙蓉与柳朝夕相对,时日已胜过秦王,萧芙蓉心里的天枰却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向柳如这神的疆人倾斜了马车悠悠,虽簸但比走着舒坦,萧芙蓉看着柳的脸,嫣然笑道:你真的极少出山?

柳双阖,没有任何反应

萧芙蓉便始自起来:我小时候也很少出村子的。事实上,那时我里也不敢去,么也不敢做做了都错,但即使,即使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只在里,吃喝水睡,也会招来爹的打骂。我那时常常在想,他如恨我,为何不在我还不能记事,能忘痛苦的时,就把我杀掉呢?之,只有哥哥是我的依靠。我那时觉得,在哥哥旁,有一方静静的小天地挺好的。后来,爹遇难,我与哥哥都成了罪人,背井离乡,之后发生了很事情,然后我们就开始周游天下哥哥成了高手,有了财路,我虽不甚了解,却不想过,尚且留尺命活着,我来已经是很好的状况了。再然后啊,再然后我突然发现,面的世界好大好大,而且永远会有我想不到的东西出现我想向远一飞了,不要做那中的鸟儿

柳一直静静听

萧芙蓉完了,他还半闭眼睛,仿佛在冥想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柳如才突兀的开口:“你在,我其实是笼中的鸟?

“我说我。

“我?

“我都是。我都是笼中的鸟。

柳笑了,不过那笑容不欣然,是略带嘲:“我从蛮疆到天四十九城,何万里?再从天衍四十九城折返回疆,则又万里。世间之人,生未出乡里何其也,你居然说我笼中之鸟?

“我飞了出来。你带着笼子来了这里。

“何以得?

“因为你说自己活了一百年,可我看你,却像孩子。

柳想要反驳,却不出话来因为这也是他自己偶尔会有的感,这无关年龄,甚至无关能力,一直饮露不食人间烟的他,几乎世界所有的认识都来于他师父的教条,当他走出来,遇其他睿智的人,尤其面前这个女人以后,他之前坚信的东西都始动摇了

他真的是神么

就算,那成为神的意义究竟何在

萧芙蓉出了自己想说的话,竟感觉有些畅。她有些不及待的想知道柳如会如何反驳己,等了许久,却也不见他蹦出字来,顿时有点兴味索然

不过平静不会持续很久的

刚刚放过他们的盗跖在接近他们

盗跖知道己的行动或是以卵击石,但为了他的忠与义,他必须那么做

然后,脸上犹带着笑意的林子聪便猛然发现,像他遇柳如时样,前面的路上,有一人站在道间那人敞胸口,带痞气,眼神却那些流氓地痞绝不会有的坚定和沉稳。再细看他的脸,林子长吸了一口气,脱口道:我的天…这尊大神么又

他的喃喃还没有完,便再也没机会去说了

不知么时候,盗跖竟已冲到林子跟前,扼住了他的脖

״̬ʾ 180 սʷʮţ
1ҳ꣬һ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