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恰锦绣华年》

吾爱看书网(52kshu.com)

首页 >> 恰锦绣华年 () >> 第490章 番外五(3)魂梦与君同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52kshu.com/71743/

第490章 番外五(3)魂梦与君同(1/2)

那个燕小七, 他名义上的侄女,他最亲密的挚友的遗孤,一个和我一样的穿越者。看小说到.l

我不知道我的这个异世老乡在穿之前是做什么的, 她强大到可怕,当然不是说她的力量, 而是她的精神,她的心理, 强到这世上的任何事都无法让她眉毛动上一根。

他对此感到十分的好奇。

嗯,这个男人有着比女人和猫还要旺盛百倍的好奇心。

他关心她,最初出于亏欠, 和她闲聊过几次之后,又觉得有趣,后来闲聊发展为了深聊,好奇转化为了欣赏, 欣赏升华成了默契,这默契, 让他因失去挚友而早就冰封了的心腔, 慢慢地重新解冻。

就像伯牙遇见了第二个子期,他小心且期待地, 捡起了为着第一个子期而摔碎的琴。

知我者流徵, 解我者安安。这男人时常在心里这么讲。

有人说两强相遇必有一伤,而当强大的他遇到了强大的她之后,他们各自曾经历过的悲伤过往,却被这合二为一的强大湍流冲刷去了刺痛感, 沉淀下来的即便还有无法忘怀的怆伤,却也变成了能够相互慰藉与保护的最坚强的壁垒。

这对我来说也许算不上什么好事,他们彼此欣赏和信赖,我不确定一旦我和她取得联系,这个犀利果决又护短的丫头会不会直接找个老道士来把我做了——我想她可能不会接受她宝贝大伯的身体有朝一日被另外一个男人占据并掌控。

然而做为一个玩家,挑战高难度的副本才更有意思不是么?

e……所以,我决定谨慎一些地,调戏调戏她。

【七】老乡

“tira.vele。”

这姑娘终于在天火案时有了察觉,并用这句英文对行凶者进行试探。

可惜,她就算脑洞开破天也绝计想不到,她有一个穿越老乡,就住在她大伯的身体里。

直到这个男人决定退出朝堂归隐江湖,他们才总算发现了我的存在。

虽然在琉璃洞中时,她仍然以为我是他的第二人格。

好吧,也算说对了一半。有时候我会想,说不定那些真正的双重或多重人格患者的躯壳里,都有另外一个或多个灵魂的存在,只不过没有人相信,人们总是不肯轻易接受不在他们认知范围内的事,所以执拗地把这些“患者”当做是有心理或精神疾病的人,这又有什么准儿呢。

【八】寂寞

这个男人的聪明超出了我的想象。

他认为,我,不是他的第二人格,或者说,我,并不是被他塑造出来的。

“我之愧疚,来自于我之本身,与流徵毫无干系。”他这样对我说,“因而即便我臆想出一个他,‘他’也绝计不会对我持有欲折磨而后快之恨意。”

好吧,他说得对,从他不时地对步星河的回忆中,可以了解到那个人的确胸有宏器。

“我与莲华寺雪树大师颇有交情,”他又说,“多年前某日于他房内闲谈,是时,他与我讲起藏密佛法,提到了‘夺舍’之典故,并暗示于我,言道如若我对之感兴趣,愿为我亲身演示一回‘夺舍’与‘清舍’之法。可惜当时我只道他不过闲谈,并未想到原来那时的我,已被人占了‘舍’……想来彼时你已在我‘舍’中,亦听到了雪树大师的话,我想,你必不肯令雪树大师对我施以‘清舍法’将你逐出我之躯壳,故而愈发不能让我、亦或其他人知道你在我躯壳之中,由此亦可推知,你绝非我所臆想出的流徵,而是外来之‘灵’。”

好吧,你赢了,有理有据还有和尚能给你作证。

“我想,你许是与安安来自同一个地方。”他忽然这么说。

哦?何以见得呢?

他仿佛知道我会问,不紧不慢地告诉我:“你所展示出的各式匪夷所思的手法,超出此时代的认知,此为其一;我在安安面前醉过数次,你却从未当着她面现过身,如若你是我‘拟’出的模仿流徵的第二人格,应当会更乐于与安安相认,而之所以不相认,怕是因你畏惧安安,恐被她识破、阻止,从此断绝你出现的机会,此其二;其三,”他露出牙尖笑了一笑,“tira.vele。”

简直字正腔圆。

我起了一灵魂的鸡皮疙瘩。

“琉璃洞中的那一回,”他微微勾着唇角,“我实则,并未醉沉。”

——就是说,那一回他虽然醉了,却没有失去神智,他仍然保持着理智的头脑,仍然清楚且冷静!

可怎么会呢?如果他还清醒,为什么我能够拿到对**的掌控权?为什么我没有像平时那样通达到他的心中所想?

“依我推断,”他好整以暇地架起腿来,让我有种正被他玩弄于股掌上的错觉,“平日里,你可以‘听’得到我的心思,了解我一切的想法,但你无法掌控我的身体,而我,能够掌控身体,却无法听到你的心思。鉴于你之所作所为皆是在我醉得不省人事时发生,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如此断定——在我醉后,你我两个便调换了位置,你,可以掌控身体,却无法再通达我之心思,而我,失去对身体之掌控权,却能通达到你之心思。”

——卧槽!

——所以在琉璃洞中那次,他喝醉后让出了对身体的掌控权,我却失去了感知他心思的能力,因此我根本无法知道那个时候他还清醒着!他听到了一切,他了解到了我一切的心思!

难怪我每次只能在他酩酊大醉的时候才能“出来”,只有这样的时候,他不设防备,恣意昏醉,我才能拿到


状态提示: 第490章 番外五(3)魂梦与君同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