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快穿]作为一个合格的渣》

吾爱看书网(52kshu.com)

首页 >> [快穿]作为一个合格的渣 () >> 113|5.29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52kshu.com/51606/

113|5.29(1/2)

不消七日,便有两件事传遍了整个修真界,且这两件事都与清澜真人有关。

一是清澜真人从凡间带回了一个凡人,二则是清澜真人在月内将进行结契大典。

无论哪件事都令人震惊。一个如远山之巅终年不化的积雪一般的人物,一个惊艳绝伦、天赋异禀的分神期剑修,竟然就在让人毫无察觉的时候有了心爱之人,不得不让人不震惊,甚至是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不过,在上云宗向各宗各门发出请帖的时候,众人便不再对此事进行怀疑,进而对事件的另一个主角产生好奇。

云剑峰是有一片桃花林的,之前没有,但就在清澜真人成为云剑峰峰主的时候,莫名地便栽种了一片桃花林。

从此以后,众人皆知的是清澜真人喜欢在这片桃花林练剑。

剑是好剑,轻薄而犀利,如其名一般,如远峰清湖浅浅的薄冰,薄而细腻的白绸。这样的剑,仿佛能刺穿世间一切。

练剑的人也是美人,冰凿玉砌,不染纤尘,如远峰高山之雪只可远远而望。美人总会让人忍不住驻留观赏,这样的美人却无法让人如美景好物一般静静观赏。冰封一般的冷漠,如刀刃一般的犀利,如寒风一样凛冽的挂着人的皮肤,叫人如置于冰窟之中,便全无其他想法,只有避得远远的。

撞见这样的人练剑,众人的想法只有避得远远的,偏生有一人却巴巴地凑了过去。

清澜眼神一凛,剑势倏然收拢,然后手臂垂下,冰绡剑背在身后,眼神冰冷地望向一方。

他视线之处却见一人从桃花深处慢慢走出来,那人眼如桃花,眼波流转间尽是fēng_liú肆意。

“听说你要与人结契了。”那人笑着开口道,声音便如其人一般,如丝绸过耳,华美而fēng_liú。

收回冰绡,清澜淡淡道:“是。”

“哦~我倒是挺好奇你这木石般的人会将何人上心。”淳于鲜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眯眯地说道。

清澜的声音没有变化,眼中的寒冰却有些松融:“结契大典自会知晓。”

与这人相识多年,除却剑之外,从未见过这人在意过其他,见到清澜眼中的松融,淳于鲜心中兀的有些怔然,他面上不显,依旧笑道:“那我便期待你的结契大典了。”

此刻,却又一个稚嫩的声音遥遥传来,却见一个少年气喘吁吁地跑来,他边跑边道:“师叔、淳于师叔!”

他刚到淳于鲜身边,却见到不远处的清澜,立刻肃颜,恭敬道:“极乐宗弟子令弦见过清澜真人。”

清澜微微颔首,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了。隐隐地,他听到那少年微微抱怨的声音与淳于鲜的对话。

“师叔,你一来上云宗怎的就直接跑到清澜真人这里啊,我们还未见过上云宗掌门呢!”

“啊,你师叔我不是好奇嘛~”

“哎?!”

……

声音慢慢淡去,依稀觉得应有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伴于自己身边,不曾离开。

师兄曾多次让他收徒,他只觉得那些人都不是他。

他是谁?

不知道,又或者只有遇到的时候才会知晓。

于是,一直孤身一人,天地之间只剩下寂渺。除却剑,再无其他。

直至遇到……

兀的,清澜突然感到一个熟悉的气息,心神一动,他便推门而入。

一阵温热的气息从屋子里扑涌而来,他却见那人倚在软榻上,手中持着一卷书。

心里那空洞的一处,就蓦然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了。

那人身边堆着一个火炉,温热的气息正从那烧得灼红的炭火之中传来。即使是在室内,那人身上却不少一件狐裘。

云剑峰峰顶本是寒冷,身为修真之人,他是从来不在意这些。看着那火炉,他琢磨着让他那一向善于符篆的师弟给自家洞府设一道保暖的阵法。

似是感觉到他久久伫立在那里,那人抬起头,眼中带着一丝疑惑。

清澜回过神来走到那人身边坐下,随后,他屈指一弹,让那炉子烧得更旺了。

伴随着邀请的宾客的到来,结契大典的时间也来了。

与人间的嫁娶不同的是,修真界的结契即是结的伴侣,无所谓种族或者性别,没有三妻四妾,结得是一双人。是为大典,即使向诸人宣告两人一生相连,荣辱皆是同命。

当清澜和赵纯出现在众人面前,即使早知道另一方只是凡人,众人也忍不住为之震惊。但事实上,却无人产生怀疑。他们看着那清澜真人看着那人的眼神,仿佛天地之间唯有那人。

如是,那人是怎样的又如何?

于是,当清澜拿出红绳的时候,众人心中却生出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红色的绳子,看似与凡尘之物无异,但修真之人皆知那为何物。

此间虽离上古很遥远了,但那三生之树却始终保留着。听说那棵树是一位飞升之人化作的,那人与道侣相约一同飞升,伴侣却在九天雷劫之中陨落,成功飞升之人却没有选择成仙,直接化作一颗树停留在修仙界。

三生树上系着红绳,相恋的道侣将红绳的两头缠绕在手腕之上,便是生死不离。

红色的绳子一圈一圈的缠绕着两人交错的手腕,结的是生死,契的是不离。

从此,无论生死永不相离。

红色的绳子慢慢地淡去身影,那一瞬间赵纯只觉得多了些什么。

那是斩不断的因缘。

脑中恍如出现一声叹息声,似乎在可惜着什么

状态提示: 113|5.29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