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倾世傲妃》

吾爱看书网(52kshu.com)

首页 >> 倾世傲妃 () >> 番外 二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心离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52kshu.com/19730/

番外 二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心离(1/2)

时光,是抚平一切伤痛的良药。

任何事情,你若存心想熬过去,只要三天,只看你愿不愿意熬过去。

“娘亲”奶声奶气的声音由远及近,钟离沫诧异的放下手中的书卷,的搂住冲过來的幸伙,避免她直接扑到地上。

“娘亲”容颜精致的若白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软软的叫了一声,在钟离沫怀里蹭啊蹭啊,一脸的精明算计。

“念乞,你又想做什么?”钟离沫无奈的拢了拢自己女儿的发丝,每当幸伙露出这种可爱娇憨的样子的时候,绝对是有求于人。

“哥哥和爹爹在宫门口等着念乞和娘亲。”念乞乖乖的答道,小手只能握住钟离沫的两根纤白的手指,“娘亲,我们出宫去玩好不好?爹爹已经在等了。”

“不去。”想出去的话不会自己过來叫我么,偏偏让我的宝贝女儿跑这么一趟,不得不承认的是,钟离沫骨子里的傲娇成分又开始叫嚣。

“呜,”眼看着钟离沫态度强硬,南枫念乞一扁嘴,眼泪扑啦啦的顺着脸颊流了下來,甚是委屈,小嘴一张一合的开始自己的控诉,“呜,娘亲不喜欢哥哥和念乞了,都不肯陪念乞去玩”

呃,眼看着自己马上就变成了欺负孝子的坏人,钟离沫只得乖乖投降,无奈的结果绿绮早就准备好的披风,牵起自己女儿的小手,懒声道,“走吧。”

“娘亲最好了~”古灵精怪的幸伙一看自己的目的达成,顿时笑得一脸的灿烂,哪里还有半分刚刚委屈的模样,钟离沫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狐狸般的性子,当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偌大的后宫人丁稀少,却也静谧,南枫念乞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左瞅瞅又看看,丝毫沒有一分身为公主的自觉,什么宫廷礼仪她才不管呢,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后当一个和娘亲一样的女子然后嫁给和爹爹一样的男人,哈哈。

“來了?”玄黑色的马车已经在宫门等候了多时,念乞一看到自家爹爹,很自觉的松开了娘亲的手,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哥哥面前,奶声奶气道,“哥哥抱抱“

璃彻淡淡的扫了念乞一眼,薄唇紧紧抿着,明明只有六岁的孝子,偏要做出一副大人的样子,顿时钟离沫狡黠的眯起了眸子,伸出狼爪直中璃彻脸颊肆意蹂躏起來,“孝子家家天天皱着眉头干什么,笑一个给娘亲看看!”

“娘”终究是孝子,禁不住钟离沫的蹂躏,白皙的精致面容便染上了可以的红晕,不自在的别着脸,却还是乖乖的任由钟离沫动作,手也乖乖的牵着妹妹的手,怎么看怎么像一只受欺负的呃悬狸

“好了,彻儿一会该哭了。”南枫逸好笑的揽过钟离沫纤柔的腰身,即使及时制止了她继续“残虐”自己宝贝儿子的恶行,虽说,也想顺便吃个豆腐吧

“又想睡地板了么?”钟离沫斜睨了南枫逸一眼,自从自己回宫以來,两人虽是同房却不同床,南枫逸一直随着钟离沫的性子,真真的是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虽然身为男人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身边会有些难熬,但是这些难熬终究是比不过钟离沫的微笑。

“我们走吧,难得他们两个能歇一天,带他们出去看看。”南枫逸左手环着钟离沫的腰,右手抱着念乞,璃彻冷冷的哼了一声,却还是几步上前握住了钟离沫微凉的指尖,两个绝色的人儿带着两个精致的瓷娃娃般的孩子,立即成了大街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爹爹,我和哥哥去看面人”念乞看着不远处的民间艺人手指灵活的捏出了一个个戏剧中的人物,顿时來了兴致,南枫逸宠溺的笑笑,放下了宝贝女儿,人群中自有布衣侍卫保证两个幸伙的安全,可即便是这样,钟离沫依旧是身子有些僵硬,当年的自己也是在六岁的时候,被钟离楚“太子换狸猫”的换成了钟离府的千金

“别担心,我在。”情人在耳边低喃,意外的让钟离沫平静下來,虽是目光依旧追随着两个孩子,身体却已经沒有那般的僵硬了,南枫逸笑笑,“想去哪里转转?”

歪头仰望着天空,钟离沫仔细想了想,还真是沒有想去的地方,青楼轩阁依旧存在,只是现在自己进去的话,会给身边的人带來麻烦吧

“冷风冷明!”南枫逸轻声唤道,两个修罗一般严肃的男人立即出现在南枫逸身边,“照顾好念乞和璃彻,朕有事要办。”

话音一落,人已经环着钟离沫走远了,冷风冷明相视苦笑,得,人家花前月下去了,你我兄弟二人只好乖乖看孩子去了。

白天里的轩阁异常的安静,南枫逸连招呼都沒有和看门人打,不顾月娘诧异的目光,径自带了钟离沫往楼上最幽深的房间走去。

白纱绮帐,纯白色的地毯安安静静的扑在地上,依旧敦厚,屋子里还是那种淡淡的佛手香气,不管经历了多少年,轩阁里的人來來回回的换了多少次,这间屋子却始终安静的等在这里,等着自己主人的來临。

“每天都有人來清扫,屋子里的陈设和你当初住的时候一样,嗯,那条暗道也还在,要去那个轩阁看看么?”南枫逸看着钟离沫略微出神的精致侧脸,怜惜的在那侧脸上吻了一下。

“你何苦”钟离沫垂着眸子,径自退了鞋袜,赤足坐在地毯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双肩有不自然的微微颤抖,自己何尝不知道南枫逸这些年的隐忍和宠溺,可是自己,却无法再做出相应的回应惧怕和无助环绕下的人,异常的脆弱。

“乖,我们

状态提示: 番外 二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心离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