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宿主,你快去蹦跶!》

吾爱看书网(52kshu.com)

首页 >> 宿主,你快去蹦跶! () >> 6.乞丐弃妇(六)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52kshu.com/119367/

6.乞丐弃妇(六)(1/2)

“大胆贱婢!还敢狡辩!说,你混入将军府到底是何意图!”南宫延平直接把手上的书拍在了书案上,吓得白语馨跪倒在地。

“奴婢,奴婢不知道将军指的是什么,有何意图……奴婢是将军您救入府中的,奴婢能有什么意图啊将军?”她装作神色紧张的伏在地面,动作显得无措,话也说得小心翼翼。

南宫延平冷哼一声,直接将书案上的一张画像丟在了她的身前,“你敢说,这画上青云寨三当家的相貌跟你不是一模一样?”

白语馨颤颤抖抖的捡起手中的画像,别说,她这一眼看去,还真觉得画这画像的人手真巧,把原身的体态和风姿都勾勒出来了。

“这……”

“可是无话可说?”南宫延平指着那副画说道,“这是当初许慕一为你亲手画的丹青,后被卖入他手,是卫珂去戈阳城探查你身份的时候带回来的,青云寨三当家,这画你必定眼熟吧。”

嘁,原来是那个渣男画的。

南宫延平如此逼迫,想必是手中有足够的证据,白语馨想,看来她是不得不说出原主的身份了,但她不会蠢到直接说。

“奴婢藏在将军府是迫不得已,奴婢知道将军府势大力大,必能护住奴婢的性命,而奴婢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奴婢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白语馨先卖给南宫延平一个谜,把自己打造成一个贪生怕死的人。

她低头,不敢看着南宫延平。

而南宫延平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充满了疑惑,这就是她混入自己府上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秘密会逼迫一个乞女混入戒备森严的将军府。

她继续说,“奴婢以前是青云寨的三当家没错,与许慕一有过一段情也没错,他当年趁大婚之日与官府串通灭我山寨上下两千人的性命我到死也不会忘记!可我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说着她猛然抬头,双眼充斥着仇恨,两簇烈火在她的瞳仁中燃烧,“这几年我四处漂泊,辗转到了京城沦为乞丐,那日听到他即将成为驸马,我怒火中烧,于是凭着我在山寨时的本领我偷偷的遛进了公主府。却没想到听到了一个秘密。”

她的语气转而压抑,“我看到了,公主居然跟她的几个党羽商议造反!”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一般直直的打中了南宫延平。公主,要造反?

【男主好感度-15,当前好感值为45,请宿主引起注意。】

尼玛?!男主你是不是太偏心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南宫延平嘴唇微抿,透出一丝危险性,这种一看就是假的!南玉虽然心性骄纵,但她对于兄长姊妹和皇上都是十分亲近,一定是面前的人胡说八道。

“奴婢怎么可能骗您,将军您想,奴婢现在身在你的府上,性命都捏在你的手上,是不可能再编出什么谎言让你去证明。但你如果有心去证明,你大可亲自去问问公主本人。”见他是明显不相信自己,白语馨干脆就怂恿起他。

她不怕他去查,因为这事就是事实,至于南宫延平到时真去公主那直面问了,公主会不会告诉他,她也不确定。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让你死?”南宫延平直接拔出了配剑,刷的一下就移到了白语馨的面前。

锋利的剑尖与她的鼻尖只相差十毫厘,本应该会尖叫的白语馨却表现得尤为淡定,她就这样看着南宫延平,直视他的眼睛。

她坚毅的眼神,与她此时娇弱的打扮十分不符,南宫延平没想到白语馨居然这么淡然,此时的她,就像他在南疆那见过的一种动物——沙豹。

这种动物一旦盯紧了猎物就会一直追踪,没有抓到就誓不罢休,有时候它们因为要追捕猎物需要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煎熬,所以通常它们眼睛里的光是坚毅的、绝决的。

而它们也由此成为了南疆生灵中的佼佼者。

南宫延平此时有一种错觉,似乎他已经成为了她的猎物,而她,就是一头沙豹。

白语馨觉得两人深情对视得差不多了,该yy的也都yy了,就开始动之以情,“将军,奴婢喜欢着你。”

她眼里情意溢开,朱唇微张,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而又让人十分动容的话,这让南宫延平看着有几分不真切。

【男主好感度 +10,当前好感值为55,请宿主再接再厉。】系统的声音再度响起。

哎?有戏?

南宫延平是骄傲的,也是理智的。他能允许别人在他面前耍心机,但一旦涉及了某些方面,他或许就不会姑息。

好吧,果然都是与女主有关的时候,他才会有很大的反应。

而南宫延平看着面前的女人,脑中思绪万千,面前的人说,她喜欢着自己?但看她流着眼泪似乎有些绝望,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要杀她的人是自己吗?她是因为这份喜欢所以痛苦所以流泪的么?

铮噔一声,剑被南宫延平丢在了地上,随后他把跪在地上的白语馨拉了起来,“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回去后,你还是我将军府上的一个婢女,只是有关公主造反的话,你不可再与他人胡说。”

这话里还是不相信自己,但没关系,只要有机会,她可以把女主的形象完全撕破在他的面前。

“谢将军饶命。”白语馨擦干了眼泪,揉了揉已经跪麻的膝盖,一瘸一拐的走出了书房。

走远后,她靠在一根柱子旁长长的叹了口气,小命保住了。

【宿主,你这次真是大难不死必有


状态提示: 6.乞丐弃妇(六)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