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疯狂如我》

吾爱看书网(52kshu.com)

首页 >> 疯狂如我 () >> 23.何律师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52kshu.com/119287/

23.何律师(1/2)

我只得跟着她后面。推门而入的刹那,映入我眼帘的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办公室,跟大厅的装潢风格截然不同,却又不显格格不入。字画和奇石彰显着主人的儒雅气质。我要找的人,何宇松律师,便坐在宽大的旋转椅上,一身正装,神情严肃。

“何律师,杨小姐来了。”

前台姐姐说完,仿佛在等着他的指示。然而他没有任何指示。前台姐姐又望了我一眼,笑着退了出去。

他大约四十岁,五官端正,不胖,像个正经律师。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

想到那五十万我有点紧张。他一直没叫我坐,我也不好意思坐下。我很想挥手在他眼前晃一晃,看他是不是发呆忘了时间。

“何律师?”我先打破了宁静。

他轻轻一笑,终于从神游中回到现实。“不好意思,今天有些劳累,状态不太好。”

我再次重复着我所知道的案情,心里并不带希望。卖了我都不值五十万。听我说完后,他表示可以接手小姨的案子,然后电话告知助理打印委托合同送过来。

“何律师,那个……我很感谢您今天能抽出时间给我,但是,我恐怕无法委托您替我小姨辩护。”

“嗯?那你来找我干什么?”他盯着我问。

“我,我……”我本想说,来一睹风采,但他的助理已经敲门进来了,把一叠合同递到我眼前。

“你看下,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

我只好硬着头皮开始看。这些术语我都不懂,只能凭字面意思理解。其实我的心思根本不在如何理解上。直到看到收费这一条,上面赫然打印着2000元人民币。

我揉了揉眼睛,数了下零,没错。

我惊愕地望着他。

“如果没什么问题,你就签字吧。”

我呆呆地问,“这个收费问题?”

“如果你认为偏高的话,还可以商量。”

我果断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何律师说,他会尽快去看守所会见我小姨,到时候告知我情况。谈话完毕,何律师谦逊地送我到电梯口,然后点头告别。

太顺利了,顺利得让我以为在做梦。

跟牧云说了这件事,牧云带我到网吧,我们搜索了下何宇松这个人,果然,他办的案子都是重罪案件,还得过不少表彰,一切看起来都无可挑剔。

牧云说:“看来你贞姐的面子够大。”

是啊。我给贞姐回了电话,千恩万谢。贞姐说小事一桩,再说谢字,就跟我断绝姐妹关系。

没说几句,贞姐就挂了我电话。我知道她并不是像她说的那样,要跟杰克腻歪没空理我,而是她不想占用我太多复习的时间。

实际上,杰克的实习很忙。他在他们家的公司上班。贞姐说了,他每天早出晚归,兢兢业业,是个劳模。我跟贞姐通十次电话,有八次她都是一个人,杰克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为了不让她寂寞,杰克给了她两张银/行/卡,让她自己去逛街,吃饭,看电影。

“他把我当什么了,我自己有钱,才不要他的。”贞姐说。

“他应该多陪陪你。”我说。

“其实也不怪他。你知道吗小风筝,他家太他妈有钱了,我现在才知道,他是个富二代,他家的产业遍布全省。我竟然钓到个富二代,还帅得要死,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我真佩服自己的能耐,也是幸运。”

难得周末,我想跟贞姐多聊会儿。我笑着说:“杰克看起来的确不像富二代。他遇到你才是他的幸运。”

虽然我没跟杰克正式打过照面,但凭瞥见几眼的印象,他瘦高,穿戴简单随意,面色沉着。像不苟言笑的邻家大哥。

或许这样性格的杰克遇到了热情似火的贞姐,才能擦出火花吧。

“他们这种要做家族企业接班人的孩子,其实蛮可怜。”贞姐说,“杰克最爱的是什么海德格尔、斯宾诺莎,你让他去酒桌上谈生意?不幸福。”

贞姐居然知道了海德格尔和斯宾诺莎,果然是近朱者赤,杰克功不可没。

我正想着该如何接话,贞姐说:“哎呀,他回来了,我先不跟你说了。”

趁贞姐还没挂电话,我给她扔了句重色轻友。

事实证明我说得不对。因为第二天,贞姐就活脱脱地站在我眼前。我还来不及惊叹,她就过来一把抱住我,一边脱了口罩:“小风筝想死我了!”

她说回来这一路还真曲折。飞机晚点不说,到了还要排队测体温。其中一个乘客体温稍微偏高有发烧症状,他们一飞机人都被拉到医院做体检。

看到贞姐终于好好地在我眼前,我喜不自胜。不过却没看到杰克。贞姐说,他还有事情没处理完,到论文答辩的时候才回来。

“你怎么不多陪陪他了?”

“你这边出这么大的事,我能放心你一个人吗?”贞姐说。

提到小姨,我又忧虑起来。何律师说会告诉我情况,但至今我都没收到消息。

“你放心吧,何灿灿他叔是专业的,一定靠谱。”贞姐说。我有些诧异,难道阿灿的大名叫何灿灿?这么女性化的名字。

“他说他爷爷用什么五行八卦给取的,不让改。”

提到这个贞姐哈哈大笑起来。说起她刚念职校的时候帮老师点名,点到何灿灿的时候,举手的竟然是一个彪形大汉,她当场就笑得肚子疼。

“当时何灿灿大吼了一句,笑什么笑。他牙缝里还夹着一片菜叶,哈哈哈。”


状态提示: 23.何律师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